首頁 > 資訊 > 評論

OpenAI宮斗沒有贏家

2023/11/24 09:00      微信公眾號:全天候科技 全天候科技  


  發生在全球最*的人工智能公司OpenAI的一場宮斗鬧劇,演變為一場“集體自殺”,最后似乎又復活了,CEO阿爾特曼回歸,只是董事會發生了改組。

  然而引發這場鬧劇背后的根源,人工智能研究的公益性與商業性沖突,仍然存在。

  這場鬧劇,沒有誰是贏家。OpenAI風雨飄搖,大傷元氣;微軟也暴露了自己作為重要股東,對OpenAI毫無約束力的bug;挑起戰爭的幾個人更是被踢出了董事會。

  作為人工智能龍頭公司,OpenAI也沒能躲開硅谷創業公司動蕩的宿命,相似的劇情在蘋果、甲骨文、特斯拉等公司都發生過。

  這背后的故事,也就像人類社會幾千年來發生過的的政治斗爭一樣,都不新鮮。

  而OpenAI非盈利性機構,與其控制的盈利性實體之間的矛盾,并沒有因阿爾特曼的回歸而得到解決。過快進化的人工智能,究竟對人類造成多大的威脅,仍然是*AI公司一直要面對的拷問。

  整個故事和斗爭的根源,其實是OpenAI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,人類再也回不到過去了。這挺諷刺、挺悲哀的。正如《西部世界》灰暗的基調一般。沒有人知道前路是好是壞。

  01 *歸來

  作為人工智能之父,OpenAI CEO阿爾特曼(Sam Altman)是過去一年來全球最炙手可熱的商業新星,卻被自己親手創立的公司趕了出去。

  在四五天內經歷了幾重反轉之后,最初被驅逐的阿爾特曼又回歸了。

  11月22日,OpenAI在X上宣布,公司已原則上達成協議,阿爾特曼重返OpenAI擔任首席執行官,并與新組建的董事會一同回歸。

  作為Altman回歸的先決條件,此前將他驅逐的董事會也完成了洗牌。

  OpenAI的董事會此前由六人組成,三名OpenAI高管,三名非員工董事,包括:董事長兼總裁Greg Brockman、首席科學家Ilya Sutskever和首席執行官Altman,以及Adam D'Angelo、Tasha McCauley 和 Helen Toner組成。

  在Altman與Brockman離開后,OpenAI董事會僅剩首席科學家Ilya Sutskever以及三位獨立董事。

  而OpenAI此次宣布的新董事會名單中,除了Adam D'Angelo,主導了此次“宮變”的首席科學家Ilya Sutskever、Tasha McCauley和Helen Toner已經出局。

  新董事會新添了兩名人士,Bret Taylor曾任Salesforce聯合CEO,現任Facebook首席技術官,負責長期技術發展方向管理,并主持開發了News Feed(新鮮事)、搜索以及Facebook平臺;Larry Summers為美國前任財政部長。

  這是一個很不完整的名單,其他人員還在討論中。據知情人士對媒體表示,Altman最終可能會加入董事會。OpenAI還在決定留下哪些現任董事會成員。

  另外還有消息稱,微軟可能會在OpenAI董事會擁有代表人員。

  前兩天還想著收留Altman一眾人等的微軟首席執行官Satya Nadella 表示,對OpenAI董事會的變化感到鼓舞。“我們認為,這是邁向更穩定、信息更靈通和更有效治理道路上必不可少的*步。”

  不得不說微軟在整個事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。一開始,OpenAI宮斗爆發后,微軟也是一臉懵逼,市值蒸發近2%,差不多損失了一個京東。

  Nadella很快開始力挽狂瀾——搶在美股夜盤開始前將Sam Altman和Greg Brockman收入麾下,沒有讓他們出去另立門戶,也沒讓他們被谷歌等競爭對手挖走,此舉讓微軟股價大漲,局面也得到控制。

  但必須強調的是,這場宮斗鬧劇的發生,已經凸顯了微軟-OpenAI關系的不穩定性。

  作為世界市值第二大的企業,微軟對OpenAI 130多億美元的投資并沒有買到足夠大的影響力。對于OpenAI,微軟沒有董事會席位,也沒有控制權。

  自今年1月追加對OpenAI的投資以來,微軟的市值在這期間增長了接近一萬億美元,在科技巨頭中遙遙*。這家錯過了移動化轉型的科技巨頭,又一次在新興科技競爭中跑在了前面。

  根據華爾街分析師的預期,盡管營收已經逼近3000億美元,但AI仍將創造顯著的新增長空間,微軟未來三年營收年均增長有望達到14%。

  微軟需要一個管理層更加穩定的OpenAI,或者通過吸收OpenAI的人才,培養自己的inhouse AI部門。Nadella必須讓微軟的大客戶們知道,微軟的重要代碼和競爭優勢,不會被硅谷的肥皂劇所擾亂。

  因此接下來,微軟要向OpenAI董事會派出自己的代表,是大概率事件了。

  02 魔盒已開

  雖然OpenAI宮斗暫時停歇了,但整件事暴露出的隱憂,仍然在攪動著硅谷和全球的神經。

  最初,根據OpenAI董事會的說法,阿爾特曼被驅逐,是因為“他在與董事會的溝通中不夠坦誠”;OpenAI的幾位現任和前任員工認為,山姆·阿爾特曼和OpenAI的前任總裁格雷格·布羅克曼(Greg Brockman)在開發和推出新產品時過于激進。

  據知情人士透露,幾名研究人員在Altman離職的四天前(當地時間上周一)向董事會發出了一封信,表示一項新發現可能威脅人類。這封信成為OpenAI此次“宮斗”大戲的導火索。

  簡單來說,就是OpenAI發明了一種新技術,或將為其實現超級智能(即通用人工智能AGI)尋求突破提供可能性。阿爾特曼主張推廣應用、將其商業化,而另一位核心人物伊利亞比較保守,也許就是這樣引發了董事會層面的爭斗。

  其實,在阿爾特曼創造性地將OpenAI非盈利機構下成立一個盈利實體公司,推出ChatGPT,他就與魔鬼做了一筆交易,換取了資金,開啟了AI的超級進化之路。

  OpenAI一夜之間顛覆了人工智能的格局。阿爾特曼也因此聲名大噪。

  OpenAI在2023年6月曾聲明,非盈利組織的主要受益者是人類,而不是OpenAI的投資者,但阿爾特曼的使命,則是打造世界*的人工智能公司,這兩者是會沖突的。

  有投資者認為,阿爾特曼的回歸,董事會的改組,反映了一個事實,就是幾乎全體員工都贊同公司往盈利和服務投資者發展,而不是最初的非盈利和服務人類發展。

  “保守派輸了,OpenAI背離了初心,變成了一個標準的硅谷公司,這無可厚非,但還是有些遺憾。”

  而人類,正在自己親手締造的傳奇商業故事中,走向不可預知的未來。

  榜單收錄、高管收錄、融資收錄、活動收錄可發送郵件至news#citmt.cn(把#換成@)。

相關閱讀

99国产精品无码视频在线播放.99国产精品无码在线观看在线视频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无码&尤物久久99国产综合精品91